“功夫之王”李小龙与咏春有何关系

发布时间:2017-08-10   点击率:94
李小龙与咏春拳
截拳道源自咏春拳 李小龙得益黄淳梁

 

咏春李小龙


距今整整40年前,坐落在香港油麻地利达街的咏春拳馆,引起了香港武坛和新闻界的普遍关注,只身来到香港闯荡的佛山人叶问,仅用数年时间,就使当时鲜为人知的咏春拳在香港立足,并建起了这家初具规模的武馆。


叶问的得力弟子黄淳梁经过百余次实战切磋,获得了“讲手王”的美誉。就在这个时候,在香港电影圈中已颇有名声的童星李小龙走进了叶问武馆。


那是一个傍晚时分,正在代师授徒的黄淳梁,看到师弟张卓庆带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走进武馆,此人身着时髦的牛仔帽,花衬衫,头发梳得挺滑溜,虽已近黄昏,仍戴着太阳镜。这就是李小龙。黄淳梁瞟了他一眼,觉得满不是滋味,仍旧专心授课。


几天后,李小龙经张卓庆介绍正式拜叶问为师,并正式向黄淳梁致礼,认了师兄,开始学练咏春拳。


李小龙原以为练上三五天,学得两三招,就能防身攻敌了。没想到开拳时,师兄既不解释拳法要点,也不讲实战运用,加上每天总是练慢吞吞的摊手、伏手、马步,特别是站二字钳羊马时,两腿酸痛得要命。难以忍受。没几天,心高气傲的他离开了让他感到无味难耐的咏春拳馆。


大约一个多月后,李小龙又回到武馆,要求学习。黄淳梁感到奇怪!一般十多岁学童离开武馆后,很少回来重新学习。在黄淳梁的反复询问下,李小龙说出了真情。原来是在几天前,小龙在青年会与一个人言语冲突,打了起来。那人个头高大,而且学过武术。刚一动手,小龙就挨了几下,吃了不少亏。小龙突然想起在咏春拳见过的“日字冲拳”,就用这种拳法向对方面部密集连击,果然反败为胜了。他觉得这种拳术很有用,才重新回馆练习。


没有多久,黄淳梁和李小龙都相互有了了解,逐渐熟悉了。黄认为李小龙率直、敏锐、胆识在同龄孩子之上,是个可造之才,小龙觉得黄淳梁的构思和技艺,正符合他的学习要求。于是,小龙整天缠着黄淳梁,要求到黄家练习。黄淳梁答应了。此后,小龙每天放学后,就到黄家与几个师弟一起学拳。


有一天,小龙突然对黄淳梁:“可不可以只教我一人,不要教他们,因为我已报名参加校际西洋拳击赛”。黄答道:“我很难答应你这个要求,你们都是同门师兄弟,我不能厚此薄彼”。小龙见黄拒绝,无可奈何,怎料他竟想出一个别出心裁的计策。


次日放学后,他先跑到黄家,坐在楼梯上,待他的同学来时,他跑到楼下迎上去,对他们说:“梁哥不在家,没法练了,我们回去罢”。于是,大家一道离去。等到别人都上车走了,小龙又独自回来,接受黄淳梁督教,如此数次,同练的伙伴们渐渐都不来了。李小龙达到黄淳梁在家给他“吃小灶”的心愿。


这一阶段,李小龙练功甚勤,功力日进,黄跟他对练,也逾来逾感到吃力。因为同门同路,窍门渐渐被摸熟,自然压力也愈来愈大。就好比对弈,你天天跟同一对手下棋,渐渐也会付出更多思考。若棋力逐渐接近,自然还是强手胜,但强者心里知道压力在逐渐增大,败手却很难知道自己进步了多少。黄这时除了指导小龙条件发射的黍离手练习外,还针对小龙将参加西洋拳赛的要求,让小龙用咏春招法,自己用西洋拳法,练习对搏。小龙出现不敌时,黄及时进行纠正和解析,大约练了一个来月,小龙在乔治五校出赛了。


与小龙对抗的对手,是个外国学生,曾获两届校际拳击赛的冠军。开始时,小龙摆出咏春拳独特的桩式,引起了满场倒采声。一交手,小龙就压住对方,一拳比一拳重,打得对手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。在全场屏息的静观后,突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,李小龙得胜了,这次胜利,更加激发了小龙的勤练意识,同时也确立了黄淳梁在他心目中的偶像地位。无论练什么,体会到什么,他都要征求黄的意见。

咏春李小龙


几个月后的一天,小龙对黄说,他已邀约一位北少林的钟助教比试,希望黄担任赛场教练。届时,黄、李二人来到赛场——九龙城联合道一幢天台上。双方议定:比赛时,一方先摆桩,另一方先进攻,经第一接触后,双方均可抢攻。经掷毫,小龙先摆桩。一声开始口令后,小龙摆起了桩,钟步左右游走,伺机进攻。钟突然大吼一声,拳自上而下打向小龙脸庞,被小龙转马避过,接着,双方拳来拳往,互有攻防,小龙见招拆招,打得潇洒自如,渐渐的,小龙显出了被动。这是因为钟教小龙身高、步阔、臂长,多次击中小龙,连眼角也受击略有损伤。第一回合结束时,小龙对黄说:“我想就此结束了,假如面部受伤严重,影响拍电影就麻烦了”。黄说:“你本来可以赢,只是因为守多于攻,久守必失。第二回合,你不要要求招式好看,尽量抢攻。他比你高大,你反常规而用,多攻击他的面部。你拳抢中线,他双拳自然在外,你的拳正好形成一个三角形,既攻击对方,双臂又防护住了自己的面部。。。。”第二回合一开始,小龙果真抢步急拳向钟面部击去,这一拳刚好打了个正着。得势不饶人,小龙连环直拳出击,拳拳击中钟面部,至钟整个人倒卧在墙角上,比赛宣告终止。小龙毕竟年轻,难免兴高采烈,态度轻佻忘形,引起对方不满,招出不少相互侮辱的话,自然种下了恨根。此后,小龙每天放学回家,都有人聚集想找他的麻烦。小龙无奈,只有求助于师兄,请黄淳梁每天到学校接他。小龙总算避过了一些麻烦。。。。怎料有一天,几名警察到学校搜查小龙的书包,于是惊动了学校和小龙的父亲,他父亲为了不让小龙在港出现不测,决定送小龙去美国读书。


1958年11月,李小龙赴美读书,攻读哲学专业。随后,在美创设咏春拳馆,主拍武术功夫片,开创截拳道,成了影坛瞩目、武坛关注的新星。


1973年,年仅32岁的李小龙不幸长辞人世,比他年长5岁的师兄黄淳梁,以其曾是李小龙追随的拳搏实战家,成了人们探索李小龙武术思想,了解李小龙拳道技艺的中心人物。由李小龙的崇拜者们组成的香港“李小龙会”,聘请黄淳梁担任顾问。


1996年春,记者采访了黄淳梁先生。


黄先生首先拿出一叠李小龙赴美后与他的通信,其中有向黄倾吐在美生活状况的,有记述传授咏春拳况的,还有一些是征询拳学疑难的信。1970年11月,李小龙给的黄淳梁信中,写着如下几段:


“淳梁兄:
…….
“至于武道方面,我仍然是日日修习,与一般徒弟和朋友每星期会两次,无所谓西洋拳、跆拳道或摔角……”
“自从66年开始认真练习后,觉得以前的偏见是错了,因此该叫我的心得练出的为截拳道,截拳道只是名称矣…….”

“我是感谢你和师父在港时多多指教我咏春门径,其实是多得你,使我多去走现实路……”


在谈到李小龙截拳道的基本构成时,黄淳梁概括说,李小龙自言截拳道是他根据个人的体会练出来的拳技,我看,他赖以萌生这种体会的基础,主要有三,一是咏春门径的拳理和拳技;二是走实践的路,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多种格斗研习者进行切磋交流,再就是他的个性和攻读哲学所得。


黄淳梁认为,截拳道的理论,不过是套取咏春拳理论在另行演绎。咏春拳理论认为格斗时绝无时间去考虑使用什么招法,一个好拳手从不执着于怎样攻击对手,而强调根据对手的攻击,作出纯属条件反射的攻防应答。这就是所谓以无招胜有招,以无法胜有法。截拳道自称“无型之形,无式之式”,纯看对方来势如何,便怎样回敬,同咏春拳理并无分别。李小龙于此的成功,在于他运用大学修读的哲学,将咏春拳理论演绎成含有道家味道的截拳道理论。而今,陪伴在美国西雅图墓上的那本翻开的石质黑色书上,铭刻着一个金色太极图,及汉英两种文字的铭言:“以无限为有限,以无法为有法”,昭示了李小龙的拳学境界和截拳道的最高理念。


在攻防技法方面,黄淳梁追忆道,成名后的李小龙与人切磋拳艺时,仍以咏春门的黍离手为主,不轻易起腿(所谓李三腿,是李小龙在电影中扮演的一个角色),他最常用的前手直拳,始终沿用咏春的中线攻击、日字握拳和寸劲爆发技术…..李小龙在攻防技法方面的成功,在于他根据自己的性格和特长,修改了咏春打法。咏春打法认为,与人对搏的最佳距离,是伸手可及。对搏时,逼近对手,连环出拳,速战速决。李小龙则以半步加伸展一臂可及为对打的最佳距离。对搏时,可进可退,灵活自如。


李小龙在世时,他拍的功夫片相继打破香港全港电影票房记录,一时之间,李小龙和他的截拳道成了街头巷尾的热门话题。但是,截拳道究为何形,差不多每个人都不甚了了。很多记者从李小龙口中采访得到的,也仅是只鳞片爪。实在说,在当时,解拳道既没有固定的套路和系统,也谈不上有什么历史传统。别说他人搞不清楚,就是李小龙自己,对此也缺乏足够的信心。李小龙曾多次寻机,征询黄淳梁对截拳道的想法。


咏春李小龙


1973年的一个周末,李小龙拨电话给黄淳梁,邀请黄星期天到他家吃饭,以便”整日长谈“。


翌日,黄淳梁偕同妻儿到九龙塘金巴伦李小龙新居。见面时,小龙将黄拥抱得紧紧的,来了个西方密友阔别重逢的礼仪。


随后,小龙带着黄淳梁一家参观他的新居,介绍哪个是工作室,哪个是练功房,哪个是卧室,哪个是儿子的房,哪个是女儿的房,在走向花园的路上,小龙突然向黄腹发拳打去,这样两人便黍离上手了,你来我往,较试几招,这种突然袭击,原是黄以前用来锻炼小龙的反应能力的方法,不料,小龙今日用它来验证自己的功力。小龙的力度远逊当年(当时不知小龙已有病)。小龙回手捏着黄肩膀的肌肉问;“你那么爱好拳术,怎么让身体胖起来了?”黄笑答:“以前是为了兴趣,现在是为了生活,练是基于兴趣,教是基于责任,所以,现在是教多而练少了。”


这一天,他们谈得很广,也谈得很深,就连哪位武打影星有可能威胁小龙的地位,小龙也请黄帮助分析。


小龙搂着黄上卧室时,顺步关上门,劈头一句问:“我想知道,你对我的截拳道是怎样看法。”


黄与小龙素无拘束,见他如此,知是小龙约见的主题开始了。便也开门见山,实话实说:“截拳道只不过是一个名字,咏春也是一个名字。重要的不是名字,而是它的实质,李小龙换了别的名字,会变成另一个人吗?咏春其实是一种武术构想和要求,不论采取什么方法及形式,只要能达到这种构想和要求,就可以,至于名字,管他叫什么”。


小龙略微一愕,随即笑道:“原来我们所想的,还是如此接近,你总说出我想要说的,咏春拳就象水一样,不管怎样形状的瓶子,它准会注满的。”


黄接着问道:“自从你教截拳道以来,究竟有多少弟子令你觉得满意?”小龙呆了呆,竟答不上来,黄接着说:“假如有百分之六十,那就非常成功,有百分之十,也算很不错;如果一个也没有,那么,不论这种拳术叫什么名字,都只属于你自己。”


黄见小龙不答,又接着自问自答地说“这个问题的症结何在,你想过吗?你大概没有察觉,你曾经做过长期的条件反应锻炼,你的身体各部遇到某种情形,都能自动反应,作出应答。但你的弟子空白了这个阶段,就象上楼梯一样,缺少几个台阶,又怎能登攀上去呢?”小龙不断苦笑,最后舒了口气说:“假如我能收回截拳道的话,我希望收回它”。他们的谈话,就好象说佛偈般。


没有想到,他与李小龙的这次长谈,竟是与小龙生前的最后一次见面。

全国热线:4000018135

国内邮箱:cn4000018135@126.com

香港电话:+852 24010000
香港邮箱:24010000hk@gmail.com
© 2015 中國詠春拳學總會
香港:九龍區 深水埗 長沙灣道177號2樓
深圳:邏湖區 深南東路3020號 東門百貨廣場大廈 東座1713室
廣州:越秀區 文德路67-69號 金德大廈16樓H室
南京:南京市 新街口 豐富路 民族大廈1210室
濟南:曆下區 大明湖路2-8號 東湖大廈2404室

备案号:粤ICP备17063135号